红葡萄酒

百利生:葡萄酒的“中国风骨”

百利生:葡萄酒的“中国风骨”

详细介绍

  “文化派”们则视这种亦步亦趋为“邯郸学步”,中国葡萄酒的发展要有“中国风格”,要从自己老祖宗的文化瑰宝中找到出路。

  但是,另一个拦路虎却是一个难以逾越的鸿沟,那就是中国葡萄酒的文化承载力问题。西方的葡萄酒发展过程中,即有宗教的推动力,又有他们饮食文化等诸多因素的推动力,西方已经形成了一整套的葡萄酒文化符号和行为。这些对生活在浓重的白酒文化中的中国人,甚至是东方人来说,显得难以适应,习惯的难以确立就意味着西方式的葡萄酒文化,在中国难以找到适宜的成长的土壤。葡萄酒在中国常常被视为日常生活之外的东西。

  “百利生本草干红,是按照这样的思路走下来的,我们即看中葡萄酒本身的健康价值,也看中中华养生本草的保健养生价值,我们百利生葡萄酒业开发的本草红酒,将养生、保健与葡萄酒有机融合,找到了本草与红酒这两类不同的东西之间的文化契合点,也找到市场更愿意接受这个产品的根基,就是不光要味道好、好喝,还要健康养生和保健。”品酒师关涧女士是西医出身,曾在某军种总医院从事多年的肝病临床工作,看到过太多的病人的痛苦,她说,曾经的救死扶伤并没有让她感到多少欣慰,倒是养生保健的预防医学,把疾病杜绝在痛苦之前,这样的工作给她带来了快乐的感受。“本草干红,从医学上讲是预防医学,从文化上说,是中国传统养生医学与欧洲风土红酒的完美结合。我们觉得这是中国风格的葡萄酒,是自己的路。中国红酒有了一种自己的特色,也有了自己的文化底蕴,这是一种风骨。”关女士谈到百利生颇为自豪。

  “单宁、酸度、酒精、果香,还有酒体的均衡感,言有尽意无穷,由此带来的愉悦,这是西方葡萄酒的灵魂。同时,葡萄酒这种酒品又带来了已经被世界医学证实的健康,中国很多人接受葡萄酒,很多是接受了葡萄酒带来的健康和养生,中国的大部分葡萄酒消费者难以感知到西方人口中的葡萄酒的风土风味。”百利生葡萄酒业的首席品酒师关涧女士说。

  于丹所借用的中国酒文化的诗情画意的诗句,的确是一种美好的体验,笔者揣度,于教授似乎是觉得西方葡萄酒文化中缺少一种与中国文化某种相通东西,换句话说,中国的葡萄酒文化要搭载上一种情结才好,如果我这样的揣度合理的话,那么,要搭载一种什么样的中国文化情结,来为葡萄酒的消费从而建立中国的葡萄酒文化推波助澜呢?

  中国的酒文化可谓庞大深厚,与之相比,葡萄酒在中国人的生活当中是一个小众产品,尽管这几年,葡萄酒消费增速很快,然而,大量的葡萄酒消费搭载的文化情结,似乎与白酒文化如出一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老外们看到中国人如喝啤酒一样的“暴殄天物”,既爱又恨,爱的是中国的消费市场;恨的是中国人不懂得葡萄酒;

  “百利生本草红酒也在追求一种均衡,这个平衡感不仅来自酒体,更是一种中西方文化的平衡,是传统与科技的平衡,一种发展的动态平衡,百利生要确立自己的“圆融美善”的文化特质。”获得了国内ESWT高级品酒师证的关女士说,在她看来,与国内出产的普通葡萄酒比起来,她更喜欢有特色能养生的本草干红。

  文化学者于丹,一直自称是“喝酒外行”,竟然也对中国葡萄酒出路把脉指路。一次演讲中,于丹旁征博引中国文人墨客的千古诗句,点破了中国葡萄酒未来的走向。“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葡萄美酒夜光杯,醉卧沙场君莫笑”,这些不同历史时期,由美酒而抒发的的诗情画意,绝不属于法国、澳大利亚,更不是燕尾服、雪茄的独享,但是却积淀了中国人的文化情怀,于丹认为,中国的葡萄酒发展要找准自己的文化承载,走自己的路,体现葡萄酒的中国风格。

  中国葡萄酒产业的发展有两道门槛需要突破,一道门槛是文化葡萄酒的质量。另一道门槛是葡萄酒的文化承载;

  《诗经·幽风·七月》有句,“为此春酒,以介眉寿”,中国文学史诗最早书写“酒”的诗句,向人们传递了美酒要健康的意蕴。“酒”的情感承载,不一定局限在借酒浇愁或者抒发心中块垒,美酒就要成为生活的美好体验,葡萄美酒更应如此,需要明确一种文化指向,“蒲桃一杯千日醉,无事九转学神仙”更是写出了中国诗人对葡萄酒的一种感情。文化学者于丹教授所希冀看到的中国葡萄酒的风格,笔者认为,大抵如此。

  面对浩瀚的养生本草,什么样的组方更为科学合理,使用什么样的草药做到药效卓越和融合后的美味口感?什么品种的葡萄酒更适宜融酿本草?哪个产区的葡萄酒健康价值更高?酿造工艺要完全保留葡萄酒和植物的活性,产品要安全稳定有效。

  当然,中国人在积重难返的酒文化熏陶中就要如同喝啤酒一样喝葡萄酒,这样的“酒”文化情结也无可厚非,那么,既然多如牛毛的白酒也搭载这样的文化情结,那么,中国葡萄酒风格的差异性和独特性在哪里呢?笔者认为,找不出来这种独特性,就难以找到这个产业快速发展的基石。

  但是,一个结论似乎可以得出来,亦步亦趋,学习借鉴欧美葡萄酒种植、酿造技术、品鉴体系的确值得国人深思,但是,在中国亦步亦趋难以建构类似西方式的葡萄酒文化。

  “技术派”们主张师从欧美数百年的葡萄酒发展路径,到“波尔多的纬度”去“认祖归宗”;

  养生的红酒,这个产品定位带来更高的技术要求,除了葡萄酒本身具有的原花青素、白藜芦醇等多酚类物质、矿物质和微量元素要高于普通红酒之外,本草干红融酿了多种药用植物,还要带来葡萄酒无法提供的多糖类、皂甙类等多种物质,本草干红要在美味快乐的葡萄酒的载体上,搭载健康养生的快车。

  文化学者于丹,似乎是看透了这种葡萄酒发展所赖以生存的文化基因,所以,她大声疾呼要从文化中找到中国葡萄酒的风格;什么风格,那种文化可以成就葡萄酒的中国风格?于丹教授也没有下文。

  换一句话说,即便是中国的葡萄酒种植酿造水平得到长足的发展,也并不意味着中国的葡萄酒产业也能长足的发展,打给比方说,英国并不能出产葡萄酒,但是,英国的葡萄酒文化领风气之先,那么,在英国,葡萄酒就能够成为大行其道的尤物。

  中国葡萄酒产业一致致力于搬动“只有地中海气候才能种植优质葡萄”的拦路虎,葡萄酒行业的专家学者们坚持不懈的研究中国的气候、土壤、葡萄品种和酿酒工艺技术的诸多关键问题,科学划分产区特性,做了大量的基础工作,致力于寻找中国的葡萄酒风土风味,这项工作集专家学者三十余年的努力,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让我们葡萄酒行业相信,中国绝对能种植和酿造出中国风味的葡萄酒;

  自从上个世纪末世界医学界揭示了《法兰西悖论》之后,“葡萄酒是最健康的饮料”的概念不胫而走,具有预防心血管疾病、促进睡眠、抗衰老和美容养颜等多种强身健体的作用。

  而养生保健文化是中国文化体系中根深蒂固的一个亚文化,如果将西方葡萄酒与中国的养生保健文化对接,而不是“一概照抄、全盘模仿”西方的葡萄酒文化体系,是不是可谓找到了中国葡萄酒的风骨呢?

网址:http://www.jly2.com
网站:凤凰彩票平台